• 111
  • 111

一缕书香 一世珍藏
2013-07-01 16:39:00   来源:    点击:

潘杨   英语语言学院2010级     

生命中,许多味道会随着岁月的风冲淡,但一缕温柔的书香久久在袖中萦绕,不用嗅,就沁人心脾。

翻开那一本本发黄的书卷,打开那一段段记忆的匣门,回首大学的点点滴滴,流转易逝的时光改变了我们太多回忆的意境,而唯一亘古不变的,是在那一段段漫长的青春成长道路上,书籍陪伴我们走过荆棘、走过惶恐、走过挫折的时光,它深刻久远、韵味悠长,令我们时刻铭记于心,感动一生。

如珍宝般地欣赏一本书,名人有云:好书是灵药。刘向说:“书尤药也;善读可以医愚。”书是益友,臧克家说:“读过一本好书,犹交了一位益友。”书是窗户,高尔基说:“每读一本书,都在我面前打开了一扇窗户。”书之于人生,犹如翅膀之于鸟,书是飞翔的翅膀。在一部部经典书籍中,当人们从儒、墨、道、法的典籍中探究为人之道;当人们从司马迁的《史记》中开启历史的明镜;当人们从大宋把大家的作品中顿悟文章之法,智慧便开始滋润人们干涸的心灵,给灵魂注入诗意;当人们从陶渊明的菊花中思索隐逸之士的情怀;当人们从史铁生的《我与地坛》感悟生与死的变化;思维便开始给心灵插上翅膀,让心灵翱翔于诗意的天空。书,是一汩流淌在沙漠的清泉,使燥热饥渴的人领悟诗般的恬静;一本经典好书,是一杯泼洒在头顶的冰水,使高烧发热的人冷静思考;又似一块入嘴的方糖,使久饮黄连的人尝到生活的甘甜。

又是一年毕业季,又是一年夏雨时,每年的夏季似乎都因大四同学的离去而增添了无数淡淡的忧伤,每每看见他们背上偌大的背囊离开朝夕相处的校园时,我知道,他们带走的不只是四年的成长经历,还有四年的青春岁月,四年的梦想与执著,更有对生活的继续与奋斗。正如四年前,他们带着对大学的向往和理想的追求悄悄地来,离开的时候,除了记忆,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伫立窗前,捧一杯清茗,在茶息氤氲的热气中,观一袭书卷,仿佛觉得心灵坠下一瓣花瓣,残留着书香。穿梭在书卷中,那些绚丽多彩的经典文字,带着几缕忧伤,几多浓情,像一滴滴从吴越古镇布满青苔的石板路上滴落下的水珠,滴滴坠入我的梦中,化作我眼眶的泪珠。那些纤纤素手记录下的句句文字,残留着墨香,一字一句流淌在我心间。

于我而言,一杯茶,一首曲,一把藤椅,可以惬意一天;一本好书,可以快乐一天,我的大学,有好书相伴,便足矣。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一曲葬花吟,犹如看见她眼的泪痕,手持花锄,一个人面对满地落花,轻轻拾起,连同自己的苦难与失落,还有前世今生的爱恋,一同埋葬。十八年的生命,世事的苦难与不平,还有世俗的观念,让她的一生总在失落、失去——母爱、父爱、亲情之爱,还有爱情。曾多少次,这曼妙的身影出现在午夜睡梦之中 ,多少次让我魂牵梦萦,多少次我小心翼翼地走近她,生怕打扰她的倩影。我偷偷地凝望她,她时而眉头紧蹙,时而似喜非喜,时而徘徊不前,深深的心事无人能知。当她走近,我发现,世上竟还有如此美丽的人儿。两湾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她有让西施自惭形秽的容貌,有让比干自愧不如的心机。她虽是凡身,却超然脱俗,不食人间烟火。

我不禁要问,你是“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的梅吗?是“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的梅吗?你艳丽的红,骄人的媚,似乎应该绽放在情理之中的春天。然而你却出人意料地“雪纷纷,掩重门,不由人不断魂”的刺骨寒风中孤傲而开。或者,你是 “隋堤上,寒烟里,丝丝弄碧”的兰吗?“岸芷汀兰,郁郁青青”的兰吗?你婀娜的身躯,多情的心灵似乎应该招摇在情理之中的闹市,然而你却出人意料地“千骑用高牙,陈醉听萧鼓,吟赏烟霞”的幽谷中孤芳自赏。你没有回答我,只是手把花锄出绣窗,忍踏落花,来复去,缓缓地走近,又默默地走过,与我渐行渐远,留下一地的芬芳。

她不是,她是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她是青埂峰下甘露浇灌的仙草,是知恩图报的绛珠仙子。她是一缕浑然天成的诗魂;纵时光匆匆,岁月百态,她仍以她独特的魅力在文学作品中熠熠生辉。

这个如诗如画的女子曾多次令我魂牵梦萦。纵观书卷浩荡沧海,无端无崖,她的爱情如同一涓细流以灵动而隽永的渺小,让无数的痴男怨女窥视人生的真谛;她的满腹才气如同一片空山沉稳而清晰的寂寥,让才子佳人探究文学的奥妙;而她的桀骜不驯的秉性又如同一弯沉默而睿智的空缺,让多少迁客骚人顿悟宇宙的深意。这个令人可敬可怜的女子,这个满口诗香,手执罗帕轻掩朱唇的女子,这个被多少代人怜香惜玉、叹息垂泪的女孩,便是林黛玉。

黛玉,经历了双亲的逝世,从苏州的画舫,一个人默默地走出来,那是她孤身一个人面向尘世的开始,是去奔向苦难,还是找寻幸福?到底有多少人生遗落与苦难等待着她,不谙世事的她也许并没有想过。

黛玉,有着绝世的容貌,满腹的才情,两弯似蹙非蹙娥眉,有着似喜非喜含情默默的双眸;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谈笑间,也总是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似娇花映水,倩影袅袅婀娜,行动如一缕柔风,身姿盈弱,好似飘荡的拂柳,盛开满腹优雅若兰的心花,那份脱俗的美,犹如一缕馨香,如梦如烟,默默地装点着大观园的每一个景致。

黛玉,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委婉含蓄,妩媚深情,愁煞身边人......

各式各样的读者,在掩卷之际,泪流满面,只因她的痴,她的傲,她的才,她的红颜薄命。与其说她离去,不如说她化为仙子,回到她的蓬莱仙居。

每当看见黛玉提着花囊的纤弱身影出现在园中,就如听到她如泣如诉的低吟声,那份凄苦与哀怨就像要穿透冷月下落英缤纷的漫漫石阶,犹如看见两行悲戚的清泪无声的低落于苍苔下的花冢。试问,当你用一片情愁掩葬那片片花瓣,可有谁会为你埋葬你心灵凋零残败的爱的花瓣?想到此,我也不仅为黛玉泪洒潸然,其实,黛玉渴望的不过是一份简单的爱情,就恰似曾经宝玉与她共读《西厢记》时的表白,“你就是那倾国倾城的貌,我就是那多愁多病的身...... ”                  

梦中的黛玉,与我渐行渐远,突然她笑了,只因那人一句,“你就是那倾国倾城的貌,我就是那多愁多病的身”,那个人,便是贾宝玉,一个,她倾尽一生去等待的人。哪怕等了几世的宝玉,只为拥有这一生一世的唯一,也是值得。

爱,有的时候不需要海誓山盟的承诺,但它需要细致入微的关怀和问候;爱,有时候不需要梁祝化蝶的悲壮,但它一定要有心灵的默契和契合;有时,仅仅是一时的感觉,一个眼神,一句承诺,谁也说不清,道不明。

别过黛玉,古老的故事慢镜头缱绻交替,定格于某时代的瞬间,记录下流金岁月的绰绰身影,它意境深远,耐人寻味。跟着镜头,一个曼妙的女子缓缓向我走来,从她的面容,就可以看见她骨子里透着的那股神秘,她便是张爱玲。在她的文字中行走,一切都是那么似曾相识,仿佛一切都是你亲身经历,读着别人的故事,看到的却是自己的人生。

旧上海滩的面貌历历在目,百乐门灯红酒绿的奢靡生活中,身穿旗袍的绰绰身影跳着探戈。奔驰的电车,拉车的黄包车车夫奔跑在熙熙攘攘的街市,十里洋场车水马龙。这些场景,在张爱玲的文字下都一一可以看见,而她,她就是那个时代的缩影。那些纸醉金迷的生活,都是她创作的源泉。有人说,“中国文坛寂寞的恐怖,才只出了一位这样的女子。”这话便是说张爱玲的 。毫不夸张,她的的确确是无与伦比的 。她是一个孤独的人,但不寂寞。 她大概是渴望做一个桀骜不驯的小女人吧,从小缺少母爱和父爱的温存,使得她像渴望阳光和雨露一样渴望爱情。曾经的她,当她如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遇见自己认为可以相伴一生的胡兰成时,她如同飞蛾扑火 一般奔向自己的爱情。他就像是一缕冬日的阳光直射她内心的黑暗,于是她那早已习惯了的透着浓重悲凉寒意的灰蒙蒙的世界由此而温馨了起来。张爱玲的情感里夹杂了太多的幻觉和一种对背叛决绝的自虐式的偏爱,所以,当她得知自己深爱的男子拈花惹草和不忠后,她给了胡兰成飞蛾扑火般的爱情和结局。这些都在她的作品中,一一体现,正如《色戒》里王佳芝对自己说的那样,“他许是爱着自己的吧……”,因为这么一句推测的温柔,王佳芝拿生命做赌注,纵然是无畏,可她到底是输给了人类的兽性。亦或是,《金锁记》里被折磨了一世的曹七巧,《沉香屑》里自作自受的周薇龙,《半生缘》里可怜的陆家姐妹。男人的朝三暮四往往导致了这些女性的毁灭。张爱玲,用她细腻的文字,独特的视角,自身的相似,为我们展示了那个时代的女性不幸的命运,其实爱情本没有错,错的是那个时代。

有史以来,大家对她和她的作品都褒贬不一,不喜欢她的人认为她无病呻吟,小说缺乏积极向上的精神,散文语意淡薄,对于这一点,我似乎不大同意,作品源自生活,灵感来自心灵感受,至少在这一点上,她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表现得淋漓尽致,不矫揉造作,在这一点上,张爱玲作为一个文人,这也是最能惹起读者怜爱与仰慕的地方,她成功了,因为她小说里的每一个故事,都是她自己真实的往事。

毕竟,文字是没有错的。

旧上海的车水马龙,流转易逝的容颜,定格在文字中的那些幽怨,一点点地感染着我们的心绪。踏过漫漫人生,征途几十载,生命跌宕起伏,我们静观着花开花落,聆听着潮起潮落,笑看着风云变化。在别人的故事里,过着自己的人生。文字源自生活,超越生活。

人生似一首意境深远的长诗,须慢慢品味,方知其中的韵味;又似一杯苦涩醇香的清茶,须细细品尝,方知其中的甘甜。而那些珍藏在记忆中的经典文字使我们的心灵受到一次又一次的洗礼,它们是经时间淘洗后留存的精品,又是人性的画像,更是人性的注解。而经典的意义在于常读常新,无论时光如何流转,它们依然是读书人书架上一道不变的靓丽的风景。

大学四年,与书籍相伴,足矣。当我年老,不至于,因为少读书而悔恨,而书籍带给我的快乐将是我一生的财富。

一缕书香,一世珍藏。


相关热词搜索:书香 一世

上一篇:书香情结
下一篇:囿于昼夜 爱于阅读

分享到: 收藏

  万博体育手机网页登录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现代教育技术中心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党政办公室:023-88790725、88790724 传真:023-88790739 邮箱:yb@tcsisu.com
  招生办公室:023-67138000、67138899 传真:023-67138000 邮箱:zsb@tcsisu.com
就业办公室:023-88790995、88790766传真:023-88790978 邮箱:jyb@tcsisu.com
保卫处电话:023-88791018(渝北校区) 023-87260609(綦江校区)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龙石路18号 邮编:401120 渝ICP备10200362号-1 站长统计
为了获得更好的浏览效果,建议您使用IE8.0及以上版本浏览器登陆本站点